为防止马蜂窝数据造假事件发生,投资人的尽职调查该怎么做?

 
来源:admin      日期:2018-12-20 16:42:14

  对于技术领域的初创企业来说,可能很长时间内没有实际收入,财务尽调就比较简单,而与用户、运营相关的业务尽调就显得更加重要。
  
  “我觉得自己投的公司数据造假挺羞耻的,我相信投资人还是有所失察的。”马蜂窝被曝光点评数据造假后,一位不愿意具名的投资人接受《第一财经周刊》采访时表示。
  
  10月20日晚间,自媒体“小声比比”引用乎睿数据的调查结果称,马蜂窝2100万点评中,有1800万条是通过机器人从竞争对手处抄袭而来,而马蜂窝的核心内容游记、问答同样充斥大面积营销水军。
  
  网络上关于马蜂窝抄袭的证据。
  
  至少在外界看来,这样的指控对于以“真实点评”内容为核心竞争力的马蜂窝是相当严重的。
  
  马蜂窝由陈罡和吕刚于2006年创立,目的是帮助用户分享旅游经历和评价,其早期投资方为今日资本和启明创投。
  
  内容积累为马蜂窝后续的商业变现提供了基础。2015年,马蜂窝成立自由行服务平台,从内容社区转向为消费者提供决策,以及从内容延伸出来的旅游产品销售服务。
  
  这样的转型至少与同类的旅游内容社区相比是成功的,马蜂窝也因此被认为是同一批旅游创业公司中最具独角兽潜力的,其估值在20亿至25亿美元之间。
  
  那么,自媒体“小声比比”提到的虚假点评是否真能影响马蜂窝“自由行产品平台”这一商业模式?
  
  早期互联网旅游创业公司合伙人浦明辉接受《第一财经周刊》采访时说:“马蜂窝提到一点,点评不是其内容生态的核心部分,我猜可能就是因为不是核心部分,所以马蜂窝才认为简单扒一些数据就完了,这样对它整个运营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。”
  
  上述投资人也认为,从投资方的角度看,所谓的“造假”,应该case by case分析,可能的情况包括:互联网公司为了“冷启动”先扒一些数据,或者同行的数据都有20%的水分,为了竞争不得不这么做,或者公司就是背着投资方造假。
  
  “小声比比”文章中还提到,在2015年至2016年上半年,马蜂窝用户点评异常活跃,而用户答题同样在2016年上半年以前更活跃。这似乎在暗示,C轮融资之后的马蜂窝极力用各种手段提高用户活跃度,但这种活跃并未持续。
  
  2015年2月,马蜂窝获得高瓴资本、启明创投等机构的C轮融资,融资金额逾亿美元;2017年12月又获得鸥翎投资、美国泛大西洋资本集团、淡马锡、元钛长青基金、厚朴基金共同投资1.33亿美元的D轮融资。今年8月,它则被传出正在新一轮融资,融资额3亿美元,估值在20亿至25亿美元之间。
  
  马蜂窝当然不是第一家被爆出造假的创业公司。
  
  今年8月,完成2.5亿元C轮融资的红芯在宣传中称,其浏览器采用的红芯Redcore内核为自主研发,是继微软IE浏览器Trident内核、Google Chrome浏览器Blink内核等之后的第五个浏览器内核,可以为政府、事业单位、大企业等客户提供安全可控的网络服务。
  
  号称自主研发的红芯浏览器。
  
  然而很快有人发现,红芯浏览器内核并非其自主研发,而是使用了Google 的Chrome内核,相当于给开源的Chrome浏览器披了一个“国产”和“自主”的外皮。
  
  红芯在回应中承认其浏览器开发基于Chromium内核,同时强调其创新之处体现在针对企业的隐盾、云适配及私有化DNS等一整套解决方案。
  
  红芯的投资方同样包括晨兴资本、IDG、达晨创投等知名VC,估值超过10亿元。
  
  再往前看,O2O模式钢琴教育公司星空琴行,得到顺为资本、九合创投、嘉御基金的多轮投资,却在一夜间全国关店跑路,大量家长损失数万元课时费和租琴押金。
  
  优秀的投资机构被认为是独具慧眼,可以发现技术创新和商业创新的项目。那么,为什么造假的项目也能成功获得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?此处涉及到投资机构的尽职调查是怎么做的,以及尽调是不是能够发现造假的问题。
  
  “通常,尽职调查包括三部分:业务尽调、财务尽调、法务尽调。”祥峰投资负责科技领域的投资总监赵妤婕告诉《第一财经周刊》,财务尽调和法务尽调会交给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、律师事务所完成,而业务尽调由投资团队根据被投项目提供的数据、自己的经验,结合专家访谈进行判断。
  
  对于技术领域的初创企业来说,可能很长时间内没有实际收入,财务尽调就比较简单,而与用户、运营相关的业务尽调就显得更加重要。
  
  “如果是互联网公司主要怕刷单这种事情,也可以找一些调查公司帮助去核查订单的真实性,但是投资人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判断。” 赵妤婕说。
  
  浦明辉表示,类似于蚂蜂窝这样的内容类的网站,投资人一方面会看后台数据,另一方面会参考艾瑞、易观等第三方数据。“涉及到专业的数据,以我的经验,投资人的尽调大多数时候也没有那么专业。”
  
  赵妤婕则认为,不管是业务尽调,还是财务尽调、法务尽调,都存在一定的风险,取决于投资机构的专业程度、尽调的时间、资源以及公司的诚信。“有时候公司造假非常专业,或者尽调时间很短,比如公司说我们很抢手,一堆机构排着队投,然后就给你很短的时间让你尽调。或者公司故意隐瞒,不让接触客户,或者让你接触假客户等等,需要投资人根据自己的专业去判断,难免会有失手。”
  
  早期投资与中后期投资又有区别,C轮之后的成熟项目或者PE阶段的项目,投资机构尽调会更加严格,对财务情况的要求也更高。
  
  一位服务于投资基金的咨询公司分析师告诉《第一财经周刊》,他们一般会根据客户需求,分析相应行业增长性、竞争程度,并结合报告、新闻、行业专家访谈出具咨询报告。
  
  但是这样的调查咨询服务收费不菲,只有大额投资项目才会使用,“像马蜂窝的事件中,没有靠谱第三方数据,只能尽调机构自己查,或者找类似乎睿数据这样的公司分析,但这样做都是有成本的。”该分析师说,“投资人是否做尽调、做什么程度的尽调,取决于要投多少钱,如果投资人肯出钱,肯定可以搞清楚公司真实性。”
  
  投资人做的尽职调查是否足够专业、判断是否足够准确、发现问题是否足够及时、该问题是否无可挽回,很多时候并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。
  
  与造假风波几乎同时,有消息称,马蜂窝最新一轮融资已经完成,领投方为腾讯,投后估值约20亿美元。

致力于为您提供最合适的投资方案
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摘编,违者必究!
2012-2016   腾冲恒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  All Rights Reserved.